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亚投行>正文

G20就继续推进国际金融机构份额和投票权改革达成共识

聚行业--亚投行 网易   作者: 张星  2016-09-06 05:39

亚投行-全文略读:司文认为,目前份额公式不仅未能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的增长,反倒夸大了发达国家的相对经济地位,引发了成员国的诸多不满与批评,也使得份额公式对实际份额调整的指导性十分有限。7月成都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公报称,我们期待2017年年会前完成...

G20 就继续推进国际金融机构 份额 和 投票权 改革达成共识

 

■ 杨志锦 北京报道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司文认为,目前份额公式不仅未能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的增长,反倒夸大了发达国家的相对经济地位,引发了成员国的诸多不满与批评,也使得份额公式对实际份额调整的指导性十分有限。

 

9月5日下午,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G20杭州峰会)闭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记者会,向中外记者介绍峰会成果和会议情况。习近平指出,在落实国际 货币基金 组织2010年改革方案基础上,我们同意继续推进国际金融机构份额和投票权改革,期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朝着按时完成新一轮份额改革方向努力。期待世界银行按照达成一致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实施股份审议,逐步实现平等投票权,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网,IMF成员的票数由基本票和加权票组成。其中,所有成员拥有相同数量的基本票。在基本票的基础上,成员每增加10万SDR的份额即增加一个单位的投票权,因此成员投票权大小主要取决于加权票。某种程度上,推动IMF投票权改革也就是推动IMF的份额改革。

 

“IMF份额改革有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与经济实力相对应的话语权,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份额占比。二是新的份额公式改革。”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8月17日,新华网发布的《二十国集团完善国际金融架构的中国方案》一文称,2016年7月成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后,G20已形成了《迈向更稳定、更有韧性的国际金融架构的G20议程》,围绕扩大SDR的使用、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和治理改革等五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争取在杭州峰会上为G20完善国际金融架构贡献出“中国方案”。

 

重启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

 

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可以追溯到2012年。当年,在墨西哥担任主席国期间,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成立,主要为G20层面推动完善国际金融架构提供新的依托。

 

在墨西哥及2013年俄罗斯担任 G20主席国期间,工作组关注了金融安全网、IMF份额与治理结构改革等内容。在澳大利亚担任G20主席国期间,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工作停滞,一直持续到2015年。

 

这期间,国际金融机构改革几乎没有取得实质进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改革。IMF早在2010年12月就通过了一份份额改革方案。按照该方案,中国份额将从3.994%大幅上升至6.390%,方案也将增加新兴市场在国际金融秩序中的代表性。

 

但由于美国国会不通过该方案,IMF改革就一直无法进行。多次督促无效后,中国在2015年10月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秘鲁利马年会期间要求加快改革,措施之一就包括重启G20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2015年12月1日,中国接任G20主席国后重启了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

 

“重启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后,G20在主权债务重组机制、扩大特别提款权(SDR)的使用、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面推动相关工作。”丁志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重启以来共召开四次会议。会议多次讨论了IMF份额和治理改革,即在2010年份额改革方案生效后,如何继续推动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改革,以及及时完成第15次份额总检查。

 

IMF份额改革

 

IMF份额是IMF资产的主要组成部分,由成员国认缴。当一国加入IMF时,会分配到一个初始份额。这个初始份额与该国经济总量和特征大致可比的现有成员的份额相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利用份额公式评估一个成员国的相对地位。

 

份额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记账单位特别提款权(SDR)计值。IMF份额对于成员国意义重大。成员国的份额决定了其向 IMF出资的最高限额和投票权,并关系到可获贷款的限额。换言之,成员国认缴的份额越多,相应的投票权越大,可获得IMF贷款的额度也越大。

 

历史上IMF总共完成了14次份额总检查,其中第14次总检查的主要成果即为 “2010年份额与治理改革方案”。

 

2010年份额改革方案的主要内容包含以下两方面:一是IMF份额总量增加100%,从2385亿SDR增加到 4777亿SDR。二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增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得以大幅提高。方案落实后,中国将成为仅次于美国、日本的第三大成员国,而巴西、印度、俄罗斯也将进入前十大成员国序列。

 

但因为美国国会不批准上述份额改革方案,该方案迟迟未能落地。直到2016年1月,历时五年之久的IMF2010年改革方案终于正式生效。

 

“很大一个原因是中国亚投行的成功,大家都开始批评美国,美国国会通过了IMF的改革。”卢锋表示,“在成都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通过《迈向更稳定、更有韧性的国际金融架构的G20议程》,也可能会在杭州峰会上有集中呈现。”

 

2010年改革方案生效后,美国的份额依然是最高的,份额占比为17.398%。位列第二位到第五位的国家分别是日本、中国、德国及英国,份额占比分别为6.461%、6.390%、5.583%和4.225%。

 

7月成都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公报称,我们重申,份额调整应提高有活力的经济体份额占比,以反映其在世界经济中的相对地位,因此可能的结果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占比整体提高。

 

新华网发布的《二十国集团完善国际金融架构的中国方案》称,各国开始讨论如何推进下一步改革,即完成第15次份额总检查。G20各方目前正就完成第15次份额总检查的合理时间安排及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份额占比的改革方向进行磋商,为下一步改革明确方向。

 

份额公式改革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网,现行份额公式是以下变量的加权平均值: GDP (权重为50%)、开放度(30%)、经济波动性(15%)以及国际储备(5%)。这里的GDP是通过基于市场汇率计算的GDP(权重为60%)和基于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权重为40%)的混合变量计算的。公式还包括一个“压缩因子”,用来缩小成员国计算份额的离散程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司文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表示,目前份额公式仍存在设计复杂且权重和参数选择的科学性不足等问题。

 

司文认为,目前份额公式不仅未能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的增长,反倒夸大了发达国家的相对经济地位,引发了成员国的诸多不满与批评,也使得份额公式对实际份额调整的指导性十分有限。

 

7月成都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公报称,我们期待2017年年会前完成第15次份额总检查,包括形成一个新的份额公式。份额公式改革也将是G20杭州峰会的讨论内容。

 

84
标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