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亚投行>正文

第一章:亚投行筹建的背景与进展

聚行业--亚投行 亚投行(微信) 2015-08-24 19:58

亚投行-全文略读:亚投行的中国考量与世界意义第一章:亚投行筹建的背景与进展第二章:中国的战略考量与意图第三章:亚投行对于亚洲乃至全球经济的意义第四章:亚投行运作面临的问题与挑战第五章:对“亚投行热”的冷思考注:查阅方式:回复对应章节即可查阅相应内容如回复“第三章”...

亚投行的中国考量与世界意义

第一章


亚投行筹建的背景与进展

"亚投行”的筹建有着深刻的宏观背景。中国意在以亚投行为战略支点,落实“一带一路”战略,助推新一轮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并降低对美元本位制的过度依赖。亚投行成立不仅有利于补充完善现行的国际发展融资体系,促进亚洲经济融合与一体化发展,还对于推动全球经济再平衡和国际金融秩序改革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亚投行的运作面临一系列问题与挑战,特别是经济问题政治化带来的困扰。“亚投行热”现象折射出了除美国之外的全球各国对推动国际金融秩序改革的强烈愿望与事实上的改革不可得性之间的尖锐矛盾。因此,美国需要深刻反思。面对“亚投行热”及其背后的国际政治经济学逻辑,中国需要冷静思考,扎实推进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和深化改革。中国经济的崛起是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必然结果,世界应当认识到这一点并有所呼应。

人类进入21世纪已经整整15个年头。想必不会有人否认,中国是这一全球经济发展片段中当之无愧的主角——自 2001 年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只用了不到 10 年 的时间便跃居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3 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 4.16 万亿美元,一举 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大象难以藏身于树后”,

实现快速赶超式发展的中国自然而然地为全球所瞩目。中国主导筹建亚投行的背景与战略考量何在?亚投行对于亚洲乃至全球经济有亚投行的运作面临哪些问题与挑战?本文旨在沿着这一逻辑对“亚投行热”展开 国 考 深入分析和理性思考,以期厘清歧义、辨明问题,从而对中国经济金融开放新战略的实施有所 量裨益。

1危机后全球经济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

2008 年肇始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作为全球经济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对全 球经济格局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危机的爆发使得由 2001 年美联储扩张性货币政策所 带动的全球经济扩张和资产价格上涨戛然而止,全球经济随之进入一个漫长的周期性调整过 程。在此背景下,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一方面,以美、欧、日为代表的主要发达国家 的经济表现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全球经济协调与治理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另一方面,广大新 兴市场国家则被历史性地推到了前台,并不得不应对更加复杂和棘手的众多问题与挑战。
具体来看,美国经济在危机爆发后呈现出典型的低开高走态势。危机爆发后,美国经济 在去杠杆化和私人部门资产负债表修复的过程中一度陷入技术性衰退和经济低迷,但却在 2013 年企稳并于 2014 年开始进入复苏周期。

自 2014 年四季度以来,随着美联储定量宽松政策 退出预期的逐渐明朗,美元迅速走强并进一步提振了美国经济。与日渐向好的美国经济形成 鲜明反差的则是依然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泥潭的欧元区国家以及结构性改革乏力、增长前景黯 淡的日本。欧元区的制度性缺陷使得其在应对 2010 年爆发的主权债务危机时缺乏良策,欧洲 中央银行于 2015 年 3 月开始实施的总规模高达 1 万亿欧元的全面量化宽松政策,能够发挥多 大作用仍是未知之数。

日本“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结构性改革一直引而未发,由此使 得其早前实施的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效果甚微,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迫在眉睫。

广大新兴市 场国家的经济形势也是喜忧参半。一方面,未遭受危机直接冲击的广大新兴市场国家在全球 经济总量中的占比曾一度超过了发达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度的提高也使得其在全 球经济治理中的地位和话语权有所提升;
另一方面,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广大新兴市场国家 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问题与挑战——全球经济增速下降、国际资本大进大出、国内结构性改 革压力增大、外贸不振、投资疲软、大宗商品价格走低等等。动态调整的全球经济格局和复杂 多变的国际经济形势,在客观上要求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新兴市场国家在新 一轮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战略上有所突破和创新,特别是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对全球经济 的可持续发展有所贡献。

2亚欧经济整合战略即“一带一路”的提出


在上述背景下,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和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先后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合称“一带一路”)的设想和倡议。“一带一路”是世界上跨度最长的经济大走廊,也是世界上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合作带。发端于中国的“一带一路”,贯通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乃至欧洲部分区域,东牵亚太经济圈,西系欧洲经济圈,覆盖约44亿人口,经济总量约21 万亿美元,分别占全球的 63%和 29%。

“一带一路”作为新时期中国提出的亚欧经济整合战略,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并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一带一路”并非是一个实体和机制,而是长期以来中国所倡导的合作发展的理念在促进亚欧经济融合这一领域的具体体现。换言之,中国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这一历史符号,以和平发展、互利共赢为宗旨,以加强亚洲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为切入点,主动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从而实现“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这一目标。从具体的实施来看,这一战略将“以经济走廊为依托,以交通基础设施为突破,以建设融资平台为抓手,以人文交流为纽带,加强‘一带一路’务实合作,深化亚洲国家互联互通伙伴关系”。

由此可见,基础设施投资和相应的融资平台建设被摆在十分突出的位置,是加强亚洲各国互联互通的突破口和主要途径。为此,中国先后在 2013 年和 2014 年提议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旨在以金融杠杆为“一带一路”战略的落实提供支撑。

3亚投行筹建的进展与国际反响


2013 年 10 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提出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倡议。经过一年多的筹备,2014 年 10 月,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国家在内的 21 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投行备忘录》,标志着亚投行的筹建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在2014年10月至 2015 年 2 月这一期间,印度尼西亚、马尔代夫、新西兰、沙特阿拉伯、塔吉克斯坦以及约旦先后申请加入亚投行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增加至27个。

2015年 3 月 12日,英国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从而成为第一个申请加入亚投行的欧洲发达经济体。在英国的带动下,法国、德国、意大利、卢森堡、瑞士和奥地利先后于 2015 年三月下旬申请加入亚投行。 韩国和澳大利亚在经过反复权衡后,也赶在 2015 年 3 月底之前正式宣布加入亚投行。截至 2015 年 4月 15 日,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数量由最初的 21 个扩大到 57 个,遍及全球 5 大洲,值得注意的是,与欧洲国家对加入亚投行的积极态度有所不同的是,美国和日本的态度颇耐人寻味。两国最初对亚投行的筹建较为冷漠。

如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Jacob Lew)在 2015 年 3 月 17日举行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呼吁欲加入亚投行的国家,都应在充分考察该机构的运行情况之后再达成最终协议。他还警告,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对美国及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的金融体系构成严峻挑战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特别是英、法、德、意等欧洲国家纷纷宣布加入亚投行,美、日两国的态度也有所转变。3 月 31 日,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在美国亚洲协会发表演讲时表示,只要能够补充现行国际经济治理结构,遵守多边决策规则、贷款标准和保障政策,美国对包括亚投行在内的国际机构的成立表示欢迎。亚投行与现有国际机构 间的合作将有利于国际经济治理、环境与社会保障、债务稳定等方面的最高标准。美国欢迎 中国更深度地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

篇幅所限,不再赘述。

亚投行的中国考量与世界意义

第一章:亚投行筹建的背景与进展

第二章:中国的战略考量与意图

第三章:亚投行对于亚洲乃至全球经济的意义

第四章:亚投行运作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第五章:对“亚投行热”的冷思考


注:查阅方式:

1、回复对应章节即可查阅相应内容如回复“第三章”。

2、点击页面左下角“阅读原文

3、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订阅

亚投行


  
标签: